闻君

圈名楚溪,也可称呼为阿君,也用过姬君临,若闻君临等,随时可能热血上头了解一下,拒绝墨香铜臭,唐七等类似作者的作者粉谢谢(同人比较喜欢产糖√)

「友涉」这样的告白

520不码点文怎么可以
甜甜甜
ooc十足√
文笔渣√

        偶然在网上得知了北斗学长和杏学姐对于自己与部长的看法后,真白友也整个人都愣住了。

        部部部部长喜欢我,怎么可能!?啊啊啊啊……完蛋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个变态假面,成天折腾我,喜欢我?!

        最近才又穿过一次女装的真白友也很想说自己完全不相信这件事,但是不管是北斗学长的话,还是杏学姐的话,都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愿意相信的原因,除了表面上的那些正常人看来很奇怪的练习外,还有的,就是他本身藏在心中的小心思。或许后一个才是不想相信的真正原因,因为万一不是真的,自己自作多情的告白,惹得喜欢的人离自己更远了怎么办?

        “呼呼呼,似乎发现了一只迷路的小兔子呢~”所纠结的中心人物的声音就这么响了起来,日日树涉用手点着自己的脸颊,眯起眼笑,“友也君在因为什么事而迷茫呢?这真的让我非常好奇!呼~虽然大概只是相当普通的事,因为是友也君的迷惑♪”

         “……关于变态假面喜欢我这件事也是相当普通的事吗?”被吓了一跳的真白友也,听着日日树涉的话,就这么冷不防的将困惑吐了出来。

        “……”回应他的,是变态假面难得的沉默。

        “部,部长,我我乱说的……”因为普通二字而暂时赌气,这一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真白友也,手忙脚乱的对着沉默的人解释。

        “呼……被友也君吓到了呢~为什么友也君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是如同魔镜前的王后的自我陶醉,还是小丑做了什么让你这样想?”毫不留情的挖苦。

        “谁谁会自我陶醉啊!变态假面!……”诶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部长好像刻意用刘海把眼睛遮起来了,是我的错觉吗?

        “变态假面你不嫌刘海扎眼吗?”边这么说着,边向人的刘海伸出手。

        “!”日日树涉的身体下意识的向后倾去,躲避伸过来的手。

        “变态假面?”还是那副无辜而又疑惑的表情。

        “被友也君的突然关心给吓到了呢”日日树涉将刘海理好,尽量不让小心思暴露在真白友也面前。

        真白友也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看着日日树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对方此时很纠结。就像是被突然戳穿心思,却又被说是开玩笑,不知道该如何那样……诶,戳穿心思……回忆起自己刚刚说的一系列话,不经大脑的发出疑问:“变态假面,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呼……”再次被真白友也的话戳中心,像是调侃般开口:“如果我说是呢?小兔子会有什么反应呢!是被同性喜欢的恶心!还是一丝自我满足?抑或是遗憾为什么喜欢自己的不是心爱的北斗前辈?呼呼呼……抑或还有什么?友也君这样纠结这个话题,让小丑不免好奇友也君的反应了呢~这样一个假设,友也君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感到恶心什么的,那也太伤人了吧?我我还不至于那样啦!心爱的北斗前辈,我是很喜欢北斗学长,那完全是因为部长你太会折腾了好吗!杏学姐友没什么时间来部里……能够在部长你的折腾下救我的只有北斗学长好不好!自我满足……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感到开心如果算是自我满足的话……那可不是一丝的……”最后的话语,声音瞬间小了下去,自己在说什么啊,变态假面不是都说了是假设吗,哇呜这样像是暴露自己心思的话!

        ……

        为什么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变态假面你说句话啊!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日日树涉开口了:“呼呼呼,友也君!你这段发言就像是在说喜欢我一样,看来稍微需要加强点国语练习了呢♪”

        ……啊啊这个人,明明已经明白了吧!在退缩些什么啊……不知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无奈的拉住人的领带,让他低下头,用嘴吻住:“谁需要国语练习啊!就是这个意思,我喜欢你,变态假面!”

       “真是大胆的小兔子啊……”发出了不明所以的感叹,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击穿了最后一层保护膜一般,带着些复杂的涵义,“已经知道了的友也君,还需要我亲口说出心意吗?”

        看起来非常不想说出口啊这个人!但是不是什么害羞,感觉他还是在担心说出口会将什么打破,在害怕什么一样……

        一瞬间想了许多的真白友也,直视着那双紫色的双瞳:“就请你回应这句吧,部长……日日树涉,我爱你。”

        “……这可真是……”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成长成如此了呢,友也君?

       日日树涉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这儿的回应是……我也爱你哦,友也君♪”边这么说着,边露出了笑容,发自内心的,柔和的笑容。

        被这个笑容给诱惑到的真白友也,吻住了那双柔软的嘴唇,并试探的用舌头挑开对方的双唇。青涩的不熟练的吻,却让两人都脸红心跳。

        “看来是初吻呢,友也君♪”

        “你,你才是,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

        “呼呼呼,吻戏可是演戏所必备的哦!友也君你还有的学呢~唔……小~处~男~”

        “哇呜!你这个家伙,说的和你不是一样!”

        “哦呀,你怎么能肯定我就是了呢♪”

        “…………你就继续逗我吧!”

        “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友也君的进步真是大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门外

         “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杏,我们应该可以直接回去了。”

end

继续宣群,给友涉比心,群号码:517368752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