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君

圈名楚溪,也可称呼为阿君,也用过姬君临,若闻君临等,随时可能热血上头了解一下,拒绝墨香铜臭,唐七等类似作者的作者粉谢谢

「敬涉」印象

ooc严重
只看过国服部分剧情,日服部分剧情,如果有什么bug请提出,不过这篇里面应该是不会改?等码下一篇的时候会注意,嗯……会把错误标在文章下面以免误导人。
不是敬人的生日,却码出了个生日梗,别揍我

         “你心目中,日日树涉是个什么样的人?”主持人举着话筒,问道。

         这是莲巳敬人第n次被恋人与青梅竹马坑到节目上做嘉宾,不过却是第一次被人问起对日日树涉的看法。

         “一个无可救药的问题儿童罢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莲巳敬人皱紧了眉头,没等她开口,就松开了眉头,“这不是台本上有的问题吧。”

         “我们的节目一向以出人意料,得到真实性答案而出名哦,莲巳君~”主持人笑着回答道。

         “……哼”

         这个问题之后,莲巳敬人整个节目都不是很认真,如果粉丝发现了,或许会说这不是我爱的敬人same或者我推被下了什么药之类的。

         或许是真的被人下了药吧,莲巳敬人大概是中了名为日日树涉的毒。

         对于日日树涉这个人,一开始有印象,记得是因为英智。自己的那个青梅竹马,那么浓烈的,对于日日树涉可以算作迷弟的情绪,当时是真的吓到自己了。然后不可避免的注意到了他,一个又杂又精的天才。

        日日树涉这个人,有时候确实让人感觉不可理喻,过分严格,超出常理的训练。过为前卫的思想,以及嘴上说的让人难以理解的“爱”“惊喜”等等……

        说实在话,当初那么多入演剧部的部员退部,几乎可以算作他的自作自受。

        向着自己与恋人的住所走去的莲巳敬人,注意到窗子上的不明物体,脸黑了下来:“日日树涉,你这个问题儿童生病了不在床上躺着干什么!”

        “呼呼呼,敬人君居然这么快的发现我,真是让我感到愉悦~♪”脸上带着病态的红晕的日日树涉,坐在窗边,向莲巳敬人招手,好不快乐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把鸽子啊之类的放出来。

        知道口头无用的莲巳敬人快步走进屋内,走向房中,看向那个调了个方向,面朝自己,背朝窗外,一副随时要掉下去的人。

        将人抱住从窗上拖下来,按到床铺上:“英智呢?”

        “皇帝陛下去微服私巡咯~♪”

        莲巳敬人感觉自己脑袋里面有根弦断了,大致猜出是两个人约好准备做什么,而给自己添了个行程,却因为床上这人生病而变成只能由英智去……

        “开玩笑的,有公主殿下和执事君陪着,右手君担心~☆”日日树涉将身体撑起,亲了下莲巳敬人的双唇:“呼呼呼,生日快乐,敬人君,礼物是无可救药的问题儿童哦~本来想这么说,但是因为生病正直的右手君肯定不会做什么吧,啊啊一想到这点就感到遗憾……”

         “……好了再补回来……”

         “呼呼呼,那就如敬人君所愿~到时会给敬人君翻倍的惊喜的♪”

         “那么现在,就请敬人君接收另一个礼物吧,呼呼呼,迷路的爱丽丝所进入的屋子,便是那惊喜所在之处♪”

         “……楼上?”

         “迅速的猜到了,不愧是敬人君♪”

        

         玩得太欢,身为病人的日日树涉撑不住睡着了,莲巳敬人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叹了口气,心里却又觉得暖暖的,调整了姿势让人靠的舒服些。

        “涉这次策划了很久呢~”皇帝陛下压低声音,笑着对他的右手开口。

        “嗯,猜到了,麻烦你了英智。”

        “怎么会,难得这样玩,很有意思~”

         很想说教的莲巳敬人,想想今天的宴会,决定累积到以后。

        “真想不到敬人和涉有一天会成为恋人呢,嗯,涉还在发烧,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你们度过二人时光咯~”

        天祥院英智对莲巳敬人比了个眼神,像是在说加油。本身还在感动的莲巳敬人,有些黑线,自己的这个青梅竹马,最近都在看什么啊!

        在所有人离开后,莲巳敬人用手揉了揉那头漂亮的银发。那些没有深切了解,就一走而之的人,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日日树涉,就是一个无药可救的,不擅长与人相处的问题儿童罢了。

        这么想着莲巳敬人在恋人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好好休息吧,我的问题儿童。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