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君

圈名楚溪,也可称呼为阿君,也用过姬君临,若闻君临等,随时可能热血上头了解一下,拒绝墨香铜臭,唐七等类似作者的作者粉谢谢

【友涉】会哭泣的普通人

混更系列(参的本应该是窗了)
吵架ooc
过度粉丝滤镜
早期剧情……嗯大概半年甚至更久前写的

   日日树涉是不会哭的。
   他会在舞台上,扮演着某一角色,放声大哭,却绝不会在舞台下,以“日日树涉”这个人来哭泣。
   这是真白友也,曾经保留了将近一年的认知,也是群众普遍的认知。
   
   其实,真白友也会这么想,大概是相当理所当然的事。
  从他入学开始,这个名为日日树涉的人就总是来折腾他,即使被他逃避,说着拒绝的话语,却也从未露出过发自内心的沮丧神情。
   日日树涉总是在笑着,如同太阳一般灿烂的笑容,让人觉得,他是不会哭的吧。
  神明是万能的,而太阳将永远散发光芒。
  这是人们普遍会有的想法,而日日树涉不会哭泣,就像是这些一般让人觉得是必然的。

  事实上,神即使是存在也从不是万能,太阳也终有陨落的一天。
  而日日树涉,也不过,是一个会哭泣的普通人罢了。

  真白友也初次明白日日树涉,不过是个会哭泣的普通人,是在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在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吧。
在那次名为【推理舞台】的表演后,真白友也初次见到了日日树涉的泪水。
穿着怪异却又优雅的怪盗,一手拿着从脸上取下的假面,背对着光,带着笑容叙述着故事,似乎连自己都未曾察觉般的,流下了眼泪。

  即使是今天,真白友也也无法准确的肯定那个时候的日日树涉想告诉他的是什么,或许连诉说者本身也是有些迷茫的状态。

  从如同桃太郎一般的故事开头,到中间透露出自己家庭情况,再到最后……他口中滑稽的结局。
  从头到尾他都是弯着眉眼,笑着的,却不知为何让人感觉似乎透露着悲伤,或许还有不解。

   或许天才,不过是将自己的一部分普通能力交换了才能吧。如果日日树涉这个人交出了什么普通能力,那一定就是与常人的正常交往能力。
他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会像个普通人一般,吃着零食看电影;会在觉得伤害到他人时愧疚;会因为自己的努力不被认可而无措,难过。
也会因为被人爱,而想要回报。

那次之后,日日树涉和真白友也的关系明显变好了起来。

虽然还是在玩着折腾与被折腾,追逐与逃跑的游戏,但是很明显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份不一样逐渐的增加,明显起来,直至被命名为“爱”的东西完全诞生。

  “哦呀,友也君居然不逃跑吗?”带着恶趣味笑容的前辈,手上拿着一盘不明物体走向后辈。

  “呜……虽然,虽然是很想逃跑,但是这种时候感觉逃跑好像是不行的吧!”接过那盘东西,放入自己口中,唔……虽然卖相很奇怪但是味道非常好,该说不愧是部长吗!

  “呼呼呼,味道如何,友也君?美味吗?非常美味吧!”

“哇呜,你别说着说着就激动的头发都飘起来了啊!”即使见过很多遍,但是还是习惯不了的真白友也,身体向后倾了倾,却没有倒退一步,啊这么看来似乎也是有些习惯了呢♪

“呼呼呼,现在可不是把注意力放在我的头发上的时候哦!友也君,味道如何!”

“味……味道很好啦,就是卖相……”等等这种卖相,是特意像knights的凛月学长请教了吗?

“呼呼呼,就是特意向凛月君请教了哦,作为回应心意的礼物,不给人带来惊喜怎么可以呢……☆”

“为什么要特意请教这样的做法啊?!普通点的不好吗!”第一反应就是立刻的吐槽,但是在注意到对方非常不明显的发红的耳朵,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忽略了什么话,回,回应心意的礼物?!

“部,部长你刚刚说,说回应心意的礼物?!”也就是说……!

“呼呼呼,在没有别人的情况下,友也君要开始习惯叫我的名字了的哦,如果成为了恋人,却还是用着部长这样的称呼,那会让玫瑰都失望的凋零的~♪”红色迅速的从耳朵上褪去,调侃着。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一时过于激动,不知道说什么的真白友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动作。上前一步,扯着日日树涉的衣服,吻了过去。回忆着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些书籍,给日日树涉一个笨拙青涩,却又热烈的吻,直到二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才罢手。

  深吸了口气,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后:“还,还请多多指教……涉!”

“那么,也请你多多指教了哦,友~也~君♪”

“话说回来,你眼角怎么红红的?”

“呼呼呼,即使是我也不过是一个,会被洋葱熏到而流泪的普通人哦♪”

  “洋葱?!”正在吃着奇形怪状的巧克力的真白友也,似乎吃到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巧克力里放洋葱啊喂!!”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