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君

圈名楚溪,也可称呼为阿君,也用过姬君临,若闻君临等,随时可能热血上头了解一下,拒绝墨香铜臭,唐七等类似作者的作者粉谢谢(同人比较喜欢产糖√)

有关注我的,哪个喜欢魔道了,取关下麻烦了。这份信任我不敢付给你们,一次次的事情让我发自内心的感觉恐惧。我分辨不出你到底是不是疯魔的那种,但是我知道只要有一个是疯魔的那种,都会有可能给我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抱歉,我怂我自私,我比较喜欢止损,我不希望我曾经付出给你的热心好意最终化为一把刀子插我身上,我没注意到是魔道粉的,取关谢谢麻烦了,我是真的害怕

【法人】隔阂

七夕产粮
ooc严重
转世au

        “非常君,起床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浅眠的人的耳中,昨日发烧刚好,目前还全身无力的人皱了皱眉,无意识地挥手似是在赶人,又似是烦躁地想打人。
        “唉……”君奉天叹了口气,直接扯住人被子的一角,用力一掀,将被子掀了去,也直接让浅眠的人醒了过来。
        非常君几丝黄发黏在脸上,有些迷糊地坐起来,半眯着眼看着将被子放回床上的君奉天,手向身后摸索,拎起枕头就往人身上砸去。
        君奉天在非常君动作时就以猜想到他接下去会做什么,因此并没有发生脸接枕头的情况,双手稳稳的接住枕头,又放回床上。
        待君奉天做完这些动作,非常君才一副清醒过来的模样。
        非常君略带歉意地对人笑了笑:“抱歉,法儒尊驾,早上刚起脾气有些不好。”
        君奉天看了人一眼,只说了句该吃早饭了,便未再多言。

        非常君换好衣服,洗漱完毕,来到餐桌前时,君奉天已经在吃了。
        白瓷碗中糯软的地瓜粥散发着清甜的香气。
        “多谢,法儒尊驾。”随口一句感谢,非常君执起勺,舀起些许送入自己口中,米饭与地瓜都足够绵软,只是,好像有些甜了,非常君微挑眉,“想不到堂堂法儒尊驾竟会亲自动手下厨?”
        “第一次做,不合你口味?”君奉天想了想,取来前日非常君腌好的萝卜。
        “这甜度,让我以为你是做给地冥好友吃的。”非常君用手轻推开了腌萝卜,提及到好友,便明白了为何觉得今天气氛不对,“地冥与天迹出去了?”
        “嗯,早上六点出的门,今天七夕。”想起早上玉逍遥出门前,那副暗示着些什么的模样,君奉天就有些无奈。
        非常君注意到君奉天的表情,联想到前天地冥与自己一同吃下午茶时二人的互怼,大致猜到了什么:“……母亲他们察觉了?”
        “嗯,你父母与兄长,我父母,皆已察觉,冽红角亦是。”君奉天回以肯定的答复。
        “……这可真是,麻烦。”非常君眉头轻皱,轻声叹气。
   
        前尘往事,目前只有四人存有清晰的记忆。
        地冥与天迹因保持着这份记忆,延续上辈子之事,互诉心意在一起。
        他与眼前这人,亦因这份记忆,而难以消除隔阂。
        小时候不知道对方有记忆的时候还好些,至少非常君虽仍是不喜君奉天,但好歹还能因为母亲这事与鬼后关系不错,而当这与上一世的法儒是天差地别的人,从而保持温和的模样。
        不知是因为都是小孩子体型却有成人思想,或是本身他俩前世没有那些事确实可以成为朋友,在那时虽有些许小心结,他俩却还相处的彼为愉快。
        想到了这些,非常君不知为何又回忆起前世,针对人鬼之子问题的三堂会审,君奉天说的那句,非常君依旧独一无二。
        这句话,若在当时确实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可放到现在,咳……
        非常君瞄了一眼君奉天,被抓包得到其的回视后,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慢悠悠的喝起粥。
        在偶然知道彼此都有记忆后,他俩干脆的打了一架,或许在几位长辈的眼中,大概就是小孩子的闹变扭吧……
        往后二人在长辈面前还算和睦,但私底下却没有过多的交流了,有必要时非常君才来上几句带上些许嘲讽的语句。
        若不是因为两家在某一年皆突遭变故,让二人不免联想到前世的事,而耐着性子与对方交流,寻找解法,他二人应该直至现在都还是不想理对方的状态。
        到头来家长之间只是些许的小变扭,并无什么大事,而非常君与君奉天却因此,关系变得有些微妙。
    些许的好感,混合彼此难以去除的隔阂。  
        这种若即若离的相处,持续到了现在,二人之间一些无意识的动作所透露的些许情愫,现在竟连长辈们都已察觉,甚至还寻了天迹与地冥来开导。
        想到前日与地冥的那场互怼的茶会,非常君有些哭笑不得。
        思来想去,非常君最终叹了口气:“君奉天,我们谈谈吧,我怕再不解决,下一个来劝的就是母亲她们了。”
        谁知道长辈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又是从什么时候接受这件事的,然后认为自己二人是因为担忧父母的关系才变成这般相处模式的。前世之事过于玄幻,纵使说了,他们怕是也只会当是玩笑亦或是别的什么,当真是百口莫辩。
        “正有此意。”君奉天将碗推至一旁,双手放于桌上,一副严肃姿态。
        未曾想到人竟一下子这般严肃,手上还拿着汤匙的人有些纠结要不要放下汤匙,严肃些。君奉天是吃饱了,但是自己还未吃饱啊……
        君奉天注意到他的动作,有些无奈,身上的气势也瞬间松懈了下来:“你继续吃吧。”
        非常君其实也只是稍微纠结一下,在君奉天说完后,也更加心安理得的继续吃了起来。
        “君奉天,我的心结,放不下。”非常君神色冷淡,直接了当的说明情况。
        “我亦不算完全放下,你的前世所谓,君奉天难以忘记。”
        无论是前世,鬼后与玄尊所为,还是天迹之死,世间的混乱,皆是此世二人之间难以刨除的问题。
        心结难解,纵是二人互生情愫,仍无法轻易放下,甚至是原谅。
        但那又何妨。
        “就带着这心结试试如何,伟大的,法儒尊驾。”非常君眉微挑起,唇角勾起一个淡笑,这笑中所透露似恨似爱,难以分辨。
        “不让前尘往事再多加影响现在。”君奉天边说边走至人身边,吻住了他的双唇。
        非常君伸手环住君奉天的脖颈,启唇配合着。
        七夕作为纪念日,也甚是有趣不是吗?
   
   
   
   
   

假戏真做车写了三篇,但是正剧还未动(摊)

诶嘿嘿,大宝贝的黑箱,疯狂给太太打call! @苏然墨

我想打人(躺平)

一把香菜:

OK我果然猜对了原场景是魔道粉说霹雳做融梗调色盘是为了蹭热度卖安利,然后霹雳小姐姐反驳。

被墨香团队断章取义颠倒是非拿去给自己洗地。

看不懂的指路我主页上上一条。

不知道说什么好,想问一下,lofter这儿霹雳的天官赐福tag是怎么查(躺平)

子曰:

致某些魔道粉/墨香粉你们为什么被骂?你们心里没有点B数吗?

  1、二月中魔道粉开撕《浩气老祖爱上我》(碰瓷抄袭)及其!作者(2月6号),开撕漫画《孤鸿》及其作者,还有作者低冷的千夜。
  (1)撕《浩气老祖爱上我》起因:碰瓷抄袭,魔道粉制作了一个粗制滥造的调色盘后,成群去晋江刷负分,在作者微博辱骂。晋江判定并不构成抄袭后,那些刷负分和辱骂的魔道粉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些理智粉去道歉。
  (2)撕《孤鸿》起因:因魔道粉频繁在孤鸿漫画弹幕里ky,作者在微博上警告多次无果,后来挂了一位出言不逊的魔道粉。惹到了墨香铜臭粉,因该作者之前画过魔道同人,魔道粉拿和渣反相同的主角姓氏(姓沈)及一张孤鸿里和谢怜某张同人图相似的图片指责作者抄袭。
  (3)撕作者低冷的千夜起因:该作者刚在微博上放了小说3000字,立马有魔道粉指责抄袭渣反,作者收到不少私信辱骂。反调色盘出来后,魔道粉却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在微博上弄转发抽奖,导致作者封笔。
  
  

  2、2月20号以后几天的粉黑暮色。2月2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说给魔道祖师尬吹号”皮下的三次元信息(学校、班级等),并威胁“很快就开学了,慢慢扒”。甚者拿抑郁症作为攻击的武器,各种私信辱骂,微博艾特:“抑郁症去死。”
  
  
  
  3、说给魔道祖师尬黑号成立后,不久便开撕魔道数位同人写手(发表过喜欢魔道不喜欢作者的写手,从xx安,茄xxxx,xx麻薯等人)
  
  
  
  4、2月27号,aki阿杰商用东风志,毒唯和官配粉撕。aki阿杰粉贺魔道粉也有撕的。

  
  
  5、3月2号,墨香铜臭在小号公开diss黑子,称“魔道黑不是蠢就是傻。”
  
 
  
  6、3月18号,墨香铜臭大号挂了一位毒唯,引领粉丝开撕,导致大波魔道粉辱骂该毒唯。
  
  
  
  7、3月31号,开撕以画手玄彧为代表的众多天官画手,魔道大粉带着魔道粉以画手们“回踩”,吸作者血为由,各种污言秽语问候画手,在画手道歉后仍不放过。3月底,某位魔道粉在微博上放出了一众画手的名单,涉及数十人,美名其曰:“避雷”。这些画手都是画天官赐福同人的,皆在微博上与玄彧有过互动,或者安慰过玄彧,哪怕只有一点点关联的画手也被挂。此举甚为令人寒心,导致众多天官画手退了天官赐福圈。

  
  
  8、4月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被墨香铜臭挂的毒唯的照片及qq,并威胁:“再敢bb就曝你电话号码了”
  
  
  
  9、4月2号,魔道粉开撕梦溪石,称其为“糊逼老透明酸”,并屠了梦溪石、Mxs广场多日,各种阴阳怪气污言秽语。
  
  
  
  10、4月4号,魔道粉开撕在老福特刷屏的一位晓星尘粉(?),曝其ip地址(上海xxxx),并扬言要报警。
  
  
  
  11、4月2号魔道粉第一次刷#霹雳之后再无道友# ,4月7日第二次刷这个tag,并辱骂霹雳粉为起源村民。
  
  
  
  12、4月5号,qq空间某nc粉对yy网络暴力,给yy烧纸钱,烧海报。因其提到全职盗笔魔道,而全职开拍在即,导致全网皆指责全职粉。其实我一直不太认为在qq空间里咒骂演员的这位一定是全职粉。在她qq的个性标签上渣反魔道天官占了三条,全职就只有周泽楷(如下图)且叫苏沐秋“诚哥”而不是“伞哥”,全职粉一般唤苏沐秋为伞哥的吧?说是三家粉,结果魔道粉把锅全部推到全职上,还蹭热度上了波热搜。
  
  
  
  13、4月7号,墨香铜臭大号吐黑泥。
  
  
  
  14、4月8号,一位起点作者库奇奇,因在签约群说魔道营销,截图曝光后,被魔道粉追着骂。
  
  
  
  15、4月8号,一位画手(南x)因为在自己微博里缩写mdzs,说了几句营销被魔道粉搜关键字找到后,成群过去骂这位画手,且还各种微博艾特。
  
  
  
  16、4月9号,开撕西子绪,西子绪亲友背后捅刀,粉丝对其人肉威胁。
  
  
  
  17、被尬黑号挂的一些普通读者,哪怕只是发表惹不起的路人都被转发挂出来骂。以及魔道粉通过关键词搜索摸到的一些不喜欢墨香铜臭的人

  
  
  18、还有两位无辜的路人被魔道粉在微博上挂出了照片进行群嘲
  
  
  
  补充一条,墨香铜臭粉花怜(据说是某大粉小号)于3月31日晚在梦溪石粉微博下发鬼图并艾特梦溪石本人
  
  
  另外,被撕的梦溪石和西子绪的文又恰巧和墨香铜臭的第四本书撞了元素,而且在这个点上面,天官赐福的影视权又卖了出去(算了,不说了,不说了,万一我人肉就惨了)

——————————4月15日更新————————
昨晚刚发的这一篇,今天就收到md粉私信,让我把嘴巴放干净点,再瞎BB就打电话报警。
哦,真是让人害怕喔!只是不知道这位小可爱,你报警要报什么呢?人家可只是捋一捋最近的时间轴呢!还是说你们家的tag是被买下来了?打个tog都算侵权,嗯,真是让人害怕╮(╯▽╰)╭

  统一回答一些问题

  1.你怕不是专业的黑子吧?
不是,只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太太们被撕后的怨气。
以及,我黑墨香铜臭和魔道有什么好处吗?还是说我黑了以后会有钱拿?

  
  2.为什么要打那么多的tog?
因为你们也到别家的tog底下闹事,甚至直接赶走他们。
如几位被撕的太太
如黑塔利亚的恶友组,以及霹雳的天官赐福。
你们打一个魔道祖师恶友组和墨香铜臭天官赐福会死啊?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还想拿更多md理智粉看见,让这些人再有其他nc粉闹事的时候拉一把。
而不是nc粉闹事时不见理智粉劝阻,等到事情闹大了以后开除这个粉籍那个粉籍,然后再说自己是理智粉。

  
  3.你根本就没有看过墨香铜臭的文,你不配评价她!
不好意思哦,除了天官赐福,我是真的没有看过不予评价之外。其他两本我都看过,而且还是在晋江全文订阅的。
其中两本书,我觉得写的最好的最不失本心的,是她的第一本书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这是因为我有看过渣反,并且对这本书这个圈子颇有好感,所以本篇时间轴中,有关任何渣反nc粉所作所为的,我全没有放上来。
至于其他两本,呵……
不予评价。

  
  4.墨香铜臭到底有没有营销?
营销包含了任何正规形式的广告推广,但是你们从作者到粉丝所有人都否认,魔道祖师有任何形式上的营销推广。

  
  5.不要把微博上撕来撕去的那些事带到lof上来
我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是有着什么样的心态,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你们口中所谓的被全网黑的墨香铜臭一本书日收益4000,三本书日收益12000,一个月收入360000,一年收入4320000。
与此同时,被拉踩,撕过的其他作者,甚至被逼到封笔的地步。
你以为道歉就完了吗?给他们带来的心灵创伤,又有谁负责?

记录句子

重新看了一遍仙魔,有些句子真的太触我心。就默默准备记录些句子了

有时候对善的苛求造成的伤害并不下于为恶。

挺早翻车产的车,发现lofter没发过,屏蔽了的话就算了嗯

翻车难过,但是坑玄尊愉悦xxx逗b段子,ooc到极点嗯(望天顶锅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