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闻君临—叶修前辈,帅,喜欢

目前为止各种圈名都是姬君临/夕暮临-君,楚溪,一般简称阿君,唔很多帐号都是叫若闻君临或者姬君临或者夕暮临或者楚溪
ps:吃叶攻也吃叶受,偏叶攻。比较吃一帆攻,王队受
耀君攻不解释
叶神……嘤既攻又受xd
沉迷es,涉君的脑残粉,比较爱涉受,但是涉攻也吃(应该说两个都是没触我雷点我都会吃)
最近有点想写原创
脑洞一直有毒+苏☆

疯子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疯子,或许现在还保有理智但是在下一秒就会将自己逼疯。
      无论是什么事她都会想到悲哀的结局。
      坐在车上担心车祸,当与亲人分开坐就会担心,亲人是否会出事自己是否会出事,会否生离死别。
       如果末日来临,她想她大概只愿自己和自己所有的亲人,一起成为丧尸,离别太痛了。
       她是个疯子,无时无刻都在担心灾难来临的疯子,天灾人祸,她什么都会去想,或许下一刻她就会将自己逼疯。
       “谁能来救救我。”
       她这么想到。
       “死亡,或许就不用担忧这些了吧……”
       她甚至对于死亡,再一次的,有些向往。
       “但是不能,我害怕疼,害怕亲人哭泣……”
       她是懦弱的,害怕生又害怕死,被困于这个复杂的世界,困于她的内心,挣扎,或许下一秒,就会发疯。

梗一号

        “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平凡的高中少年这么说到,或许这就是中二病?
        不断的噩梦,不合理的事情。

        在黑暗中,女子颤抖着双手给男子疗伤。
        “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
        “但是却也是真实的……”
        看着男子溢满温柔之情的笑容,泪水从女子眼眶中滴落。

        一片虚无而黑暗之地,不知为何身体带着微弱光芒的女子,闭着眼沉眠,紧缩的眉头昭示着她在做噩梦。束缚在她身上的锁链,似乎就是让她无法醒来的原因。

        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何为真实,何为虚假。
        梦,法则,创造。
       

md hekk,要是敢这么多期后,还放结城来弄涉高星,我就入谷子圈了(手黄)

关于真夏


        可能是作为半个泉p的偏心,我对于真的表现其实真的不是很喜欢。
        就像凛月说的,明明说着讨厌却没有彻底断开,这种做法,更像是在玩弄人伤害人。就像是一个被全班孤立的人,只有一个两个朋友,但是他被人欺负的时候,朋友却在和人欢笑。在觉得两个人友好相处的时候却看到了误发的短信说,我真的忍不下去想要绝交,那种感觉真的非常痛苦。
        泉这期的说话真的,简直过激hhhhhh不过个人还是挺能理解的,生病的情况+困倦的情况,很容易大脑不清醒+情绪化的,就个人来说也曾有过头晕的难受结果早上还被骂了一顿,想要去冥府的冲动,然而实际上其实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对于泉来说,真会陪着他,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然后还在身体不舒服的阶段。
        唔,其实就个人的感觉,那句屁股给我看就好,是类似于对比给观众看这一句,更像是简单小提醒真这么跳。
        然后后面那儿脱了衣服给真看,我个人的过度解读有,情绪化大脑不清醒太过兴奋这样,不过个人觉得这个似乎可能性不高哦,也有可能我太纠结前面内容,但是很明显的,泉内心的想法就是在这句前最多一两分钟的事,才想过游君对他笑和他说话就难过的心如刀绞一般,才情绪化到想到了:喂,游君……玩弄我,很有意思吗?这样的话,个人觉得,这个时候这句脱衣服的回答更像是在演戏,强颜欢笑一般。可能是我过度解读了orz
        话说关于真小时候被周围大人伤害这样的剧情有哪儿有详细描述过吗,求知!
         唔,话说我对真的不满大概就是,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暧昧吧,真的是残忍到不行的做法,不过却也是可以理解,啊啊能够理解的我也是没药救了。
         所以啊,为什么es要那么现实,加上门老师的话,这真是没有办法说真完全是错的,不,或者某种角度来说其实却是对的?只能说他对泉说出是为了梦幻祭成功,为了ts这样话的时间不对吧?但是什么时机又是对的,啊啊啊真是让我忍不住也纠结了。
        算是说说自己的想法吧,欢迎来评论,我也想看看别人的想法呢。(真的tag我就不打了,说了真的坏话莫名心虚(捂脸))

致那些黑柱间,说柱间渣的人

        唔呐……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回事,柱斑文挺多让人不知道怎么说的……。
        就我个人的想法,将自己拘束于“爱”这个字的千手柱间就不是吸引了宇智波斑的千手柱间了。或许是时代造就,或许是身份造就,斑与柱间,在某些方面看来都是极为理智的人。
        不知道怎么说,嗯,就这样吧(躺平)

须闻语—中考完回来!:

(¬_¬)
给你个表情,自己体会
火影和宇智波都吹的我不想说话


百禽丹風♂逼上秋名山:



踩捧是没必要的,请注意你写的是CP文,不是单人向。

请把笔下每个角色安上脑子谢谢。

OOC不是你黑人的借口。

我是宇智波吹,但是从来都没踩过,如果你喜欢的是这对CP中的某个,请不要伤害这个角色爱的人谢谢。

拒绝无意义的捧踩,特别是引导读者进行捧踩洗脑。

理解一些“虐,狗血”剧情,会显得对一方不公平,但是前提是双方有同等的爱以及爱的行为,无脑狗血?小说网站的小言区欢迎你。

渣贱的人设不讨喜,居然还套在同人上,WELL,这件事不是你开心就好的。




社会你若何:







所以现在对纯柱斑文基本看不下去…叹气。





说点无关的。
最近越来越接受不了辣菜,我的意思是,纯搞笑的都开始接受不了,更别说正儿八经去踩。您要踩您别萌这cp好么。您萌的是单人,全世界谁都配不上您正主好么,不要非把他相方拉过来,一边强行给您正主凑cp,一边嘴里念叨着这货是个辣鸡配不上我正主。

再说点更加无关的。
以前是个千手宇智波双担,慢慢的对宇智波单人逐渐爱不起来了,真的有粉的原因。
我还是那句话,只萌宇智波的不要关注我谢谢。我不但不踩千手就得不到你们认同,我还很可能一不小心踩宇智波一脚而自己都没发现。








一个热带人:















谢谢妹子帮柱间说话,但有的没说到点子上。
































第一,关于柱间开空头支票。
















个人觉得柱间真心想让斑做火影,他知道斑没了弟弟,心里空荡荡,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要保护谁的感觉,就交给他一个任务,保护村子里的大家。与其说柱间没说服扉间,一边对斑空许诺,一边放纵弟弟,还不如说斑那套不得人心。扉间也说了,连宇智波的人都知道是柱间主导建立的村子。斑做火影这件事只有柱间一个人坚持没卵用,没威信的领导人对初生的村子来说起不到稳定作用。
































第二,斑离村,柱间没阻挠。
















得不到大家认可的斑在村子过得不开心,要离开,很正常,不能说是谁逼的。而且被人诟病的警务部,其实是终结之谷一战,柱间死后才建立的。就是因为斑出尔反尔,才让扉间警惕下一个斑的出现。来不信看原著。所以斑说扉间排挤宇智波,他还在村子那会儿充其量就是“扉间不喜欢宇智波,他做二代火影的话宇智波定会式微”。这是斑对未来的一种担忧,还没发生的。他的确有道理,扉间确实是不喜欢宇智波。但用脑子想想哦,对宇智波抱警惕的态度不是很正常吗?
















“柱间不是鸣人”这句太赞了给你比心。首先他是火影,他不是下忍,他的担子重着呢,不是天天闲着没事儿去赌钱、撩斑。其次,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柱间问斑那前方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村子的延续,那么斑无论是作为领袖还是作为朋友,都需要斑引导大家。然而是斑说柱间看不见,说没有人可以追在他身后。不是柱间不问清楚,其实是斑那时自己也糊里糊涂没搞清楚到底要怎么个搞法,他只是觉得村子这种形式不对,不彻底。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柱间可以怎么阻拦?强迫斑留在村子里吗?搞囚禁play吗???
































第三,终结之谷柱间背叛朋友杀了斑。
















受不了许多人揪着斑那句“本末倒置”来骂柱间哦。是斑选择了和柱间分道扬镳并要摧毁柱间的梦想,柱间为了保护大家才起的杀心。如果斑要和他一条心,一个阵线,哪里来的“本末倒置”?还不是斑把自己放到和柱间对立的位置吗?还弟弟村子怎么选?他弟和村子本来就是一条船的,不用选。斑如果愿意和他一起建设新农村,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要说柱间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就是终结之谷没多劝斑两句,然而那时斑就是为了拿柱间细胞杀回来的,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劝也劝不了。他俩有各自的梦想,要问为什么谁都没错最后却变成这个局面,原因就是,他俩分歧太大。既不能互相理解也不能交心联手,不如各干各的算了,勉强没幸福的。
































闲离:































  首先,柱间他不蠢
  然后,柱间他不渣
  再者,柱间他没有对不起斑
  最后,我真是谢谢了,拒绝黑柱间!
  ——
  从一开始来说,两族结盟,柱间说了要让斑当火影,但是后来斑没有当上火影,就有很多人说柱间开了空头支票什么的。
  再然后就是斑离开的事情,就有人说什么,斑的离开是因为柱间放任村子里面的人来挤兑斑,放任扉间去算计斑,最后才导致了斑在木叶待不下去而离开了。
  再然后就是终结谷的时候,就有人说柱间无情,居然杀了斑,是一个渣男。
  总体差不多就是这么三大点。
  ——
  如果是按照火影里面的时间线来讲,在两族结盟之前,柱间就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
  并且柱间一直坚持着两个人的梦想,一直想要结盟,包括在宇智波已经彻底输了之后,也没有放弃,反而是选择了自杀让斑相信自己是真的想要结盟。
  之后斑也相信了,如果一个男人,是你的敌人,在他有着自己的家庭有着自己的孩子有着自己的族人,却还是愿意为了让你相信而选择自杀,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吧?
  再者,你们真的亲眼看到柱间放任村子里面的人去挤兑斑了么?扉间真的去算计斑了么?
  说什么故意散布谣言让村子里的人,还有宇智波的人去不相信斑,去猜忌斑,甚至是逼走了斑。
  村子里的人对斑是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岸本也没有刻画,只是写了斑离开的时候而已,但是,宇智波的族长就是斑,斑那么长时间以来一直保护着宇智波,难道宇智波就真的是一群没有良心的人?难道就真的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而去针对自己的族人?他们又不瞎!
  而且,柱间没有拦着斑,这也是一个槽点,但是,我想问,柱间如果要拦住斑,究竟是什么立场,他凭什么拦住斑?柱间不是鸣人,可以不管不顾一句我们是朋友就可以死追着不放。
  然后就是终结谷的时候,柱间也没有做错什么吧?是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带着九尾去进攻木叶,柱间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保护自己应该保护的人,他对于斑的事情一无所知。
  别说什么柱间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去找他,为什么不问清楚。
  你行的,斑不想说,谁能让他说出来?
  腿长在斑的身上,他想走,谁能拦得住?
——
  暂时只能想到那么多,只是因为看到有人黑柱间,所以忍不了而已。
  而且柱间是一个温厚和善的人,谢谢。
  人比较怂,所以用大号发



























难受……
挂瓶挂下去舒服点,但是口服的药一吃就难受……好难受嘤……

撒加 加隆生日快乐!

那是我唯一想要保护的人。

可是你却让他亲眼看着你死亡。

只有如此他才能成为“神”

你保护他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是“神”,在命运刻下的痕迹中我理当是他的保护者。

只是因为命运刻下的痕迹吗?

我对他的感情也是命运中的必然,即使这份感情的开启是为了守护世界的“神”诞生。

这份感情是爱吗?

如果你觉得是爱,那便是了吧。

你认为什么是爱?

爱就是……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没必要想太多,只要心里觉得是就好。

嗯……

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你还让他看着你死亡,你明知道你对他很重要。

他得成“神”

即使他不想?

他如果没有成为“神”,甚至连灵魂都有可能彻底消散,因为由基因所累积下来的力量。

…………

怎么了?

没什么,谢谢。

不必,在黑暗中太久了,我也想和人聊聊。

嗯……

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吗……我的名字,鹰

你和他的名字真像呢,他叫莺呢

……嗯,我知道

那么,时间到了,该说再见了,拥有跨越生与死的精神力的少年。

……

如果有机会,就再聊聊吧,再见咯

嗯……再见了
老师……

「友涉」求助,双向单箭头中有个箭头完全不知道自己单箭头人怎么办!(2)

特别渣的一章
ooc十足
轻拍orz
粉丝滤镜有辣么厚


#41 =—=

瞩目lz和演戏君的点点点

#42 =—=

35gn,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说不定就是觉得好玩而已啊,就是有这种恶趣味的人不是吗?

#43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其实这儿有点不明白W到底是恶趣味,还是不懂如何和人相处。

#44 演戏这玩意

部长她不是因为恶趣味,我这儿是因为看到那句话,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些事,所以才点点点,呼……对于自己的迟钝程度无奈了……

#45 细节一万年

演戏这是开窍了?

#46 =—=

哇呜……细节大大演戏开什么窍?演戏在说什么迟钝啊?

#47 =—=

总觉得想到了什么呢……

#48演戏这玩意

细节,你前面那副反应是因为这个吧

#49 细节一万年

嗯,是啊。
对了lz,你说有点不明白W到底是恶趣味,还是不懂如何和人相处,为什么会让你感觉W不懂如何和人相处?

#50 =—=

啊,演戏的话题,差点无视了lz的话(捂脸)lz抱歉(土下座)

#51 =—=

(土下座)

#52 =—=

(土下座(但是我还是好奇演戏和细节大大在说什么))

#53 演戏这玩意

在说我喜欢我家部长这件事

#54 =—=

!!!!

#55 细节一万年

打住,把楼让给楼主,演戏咱们私聊下

#56 演戏这玩意

诶,啊好……

#57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其实你们可以聊的,没事的,只要解决我的问题就好
我所在的演剧部,目前只有我,T,W,还有先前没有提到的H君
也就是说,只有四个人,听说一开始有很多新人申请加入的,但是却没过多久,都跑了。被W给吓(?)跑的……

#58 =—=

……W干了什么?

#59 =—=

会吓跑人,也有可能是太过恶趣味吧!

#60 =—=

如果要恶趣味没必要一开始就吧?一点点潜移默化的让人接受自己的恶趣味,然后变成自己的玩具不是更好?

#61 =—=

ls……你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62 =—=

可怕……

#63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不,并不是恶趣味,而是所给的练习太过严厉了……可以说都是直接往每个人的极限去的

#64 细节一万年

往极限去的,也就是说没有超过极限咯?

#65 =—=

喂喂极限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判断啊,万一不小心过度了,不是就伤身了吗?

#66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没有超过极限,W可以说是近乎全能吧,轻松的看出我们目前的极限,让我们去拼命训练。我这儿因为习惯认真做事,所以感觉还好,H对于磨炼演技这件事还是挺坚定的,再加上他本身也是那种认真到让人有时候觉得过头的性格。唔,这么说来,T还真是不符合外表的坚强啊!
总之就是很多人受不了这种严格的训练,而退部,当然也有人是因为要穿女装退部的,不过其实这点也可以算作是严格的训练之一吧。
扮演异性,真的是一种磨炼演技的好方法。
不得不说,我真的想再演一次骑士。
然后在一堆人退部后,W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样子,当然也有可能我误会了。
然后再是我们和他相处的时候,只有我们明确的说了不,用行动说了不,他才会知道,我们是在拒绝。
同理,我们真的向他伸出手,他才会认为我们接受他……

有一次T被W带去野生动物园练胆量,然后T直接吓晕了……那个时候我和H都不在……然后W这家伙还把人搬到房间,布置了个杀人现场……不过其实也是因为刚好那天T的小团队要暂时的做侦探吧,给他们做个小铺垫之类的?
W对劳累过度,还被吓晕的T说,下次社团活动T可以不用去了……W他啊总是在这种情况下才会知道,原来别人受不了怎么凶残的练习,然后知道自己错了,像是不希望自己伤害到别人那样,想要拉开距离。唔……不希望伤害他人是我脑补的,但是我就是这么觉得。
如果不是T之后的一番话语,W大概现在和T会更有距离感吧……
说到这儿,讲真从没想过T原来可以这么的男友力啊,即使你飞向宇宙也会试着抓住你的发梢什么的,干得漂亮!

#67 =—=

哇呜,一下子不知道苏谁了,两个人都好棒下感觉

#68 =—=

W从lz口中来看真的有点不懂和人相处呢,话说为什么我总觉得,lz口中有点偏向W对T更严格,是我的错觉吗?

#69 =—=

ls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啦

#70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说了是感觉,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吗

#71 =—=

哇呜,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种错觉吗?

#72 细节一万年

我个人觉得,也是有点这种感觉的,lz你和H有被带到野生动物园训练练胆吗?

#73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没有

#74 =—=

野生动物园是什么鬼,那种地方能用来练胆吗?万一被老虎什么的咬了怎么办?

#75 =—=

同意,W他考虑的太不周到了吧?

#76 细节一万年

……T曾经有对W说过什么话吗,类似于憧憬啊,想要成为啊什么的

#77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啊……这个忘了说了,T曾经对W说过,想要变得不普通,变得和W一样

#78 细节一万年

那有没有可能,这种训练是W他自己做过的?

#79 =—=

???
W自己做过的?

#80 其实演剧部还是有女孩子的

为什么这么说?

tbc.

「友涉」这样的告白

520不码点文怎么可以
甜甜甜
ooc十足√
文笔渣√

        偶然在网上得知了北斗学长和杏学姐对于自己与部长的看法后,真白友也整个人都愣住了。

        部部部部长喜欢我,怎么可能!?啊啊啊啊……完蛋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个变态假面,成天折腾我,喜欢我?!

        最近才又穿过一次女装的真白友也很想说自己完全不相信这件事,但是不管是北斗学长的话,还是杏学姐的话,都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愿意相信的原因,除了表面上的那些正常人看来很奇怪的练习外,还有的,就是他本身藏在心中的小心思。或许后一个才是不想相信的真正原因,因为万一不是真的,自己自作多情的告白,惹得喜欢的人离自己更远了怎么办?

        “呼呼呼,似乎发现了一只迷路的小兔子呢~”所纠结的中心人物的声音就这么响了起来,日日树涉用手点着自己的脸颊,眯起眼笑,“友也君在因为什么事而迷茫呢?这真的让我非常好奇!呼~虽然大概只是相当普通的事,因为是友也君的迷惑♪”

         “……关于变态假面喜欢我这件事也是相当普通的事吗?”被吓了一跳的真白友也,听着日日树涉的话,就这么冷不防的将困惑吐了出来。

        “……”回应他的,是变态假面难得的沉默。

        “部,部长,我我乱说的……”因为普通二字而暂时赌气,这一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真白友也,手忙脚乱的对着沉默的人解释。

        “呼……被友也君吓到了呢~为什么友也君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是如同魔镜前的王后的自我陶醉,还是小丑做了什么让你这样想?”毫不留情的挖苦。

        “谁谁会自我陶醉啊!变态假面!……”诶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部长好像刻意用刘海把眼睛遮起来了,是我的错觉吗?

        “变态假面你不嫌刘海扎眼吗?”边这么说着,边向人的刘海伸出手。

        “!”日日树涉的身体下意识的向后倾去,躲避伸过来的手。

        “变态假面?”还是那副无辜而又疑惑的表情。

        “被友也君的突然关心给吓到了呢”日日树涉将刘海理好,尽量不让小心思暴露在真白友也面前。

        真白友也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看着日日树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对方此时很纠结。就像是被突然戳穿心思,却又被说是开玩笑,不知道该如何那样……诶,戳穿心思……回忆起自己刚刚说的一系列话,不经大脑的发出疑问:“变态假面,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呼……”再次被真白友也的话戳中心,像是调侃般开口:“如果我说是呢?小兔子会有什么反应呢!是被同性喜欢的恶心!还是一丝自我满足?抑或是遗憾为什么喜欢自己的不是心爱的北斗前辈?呼呼呼……抑或还有什么?友也君这样纠结这个话题,让小丑不免好奇友也君的反应了呢~这样一个假设,友也君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感到恶心什么的,那也太伤人了吧?我我还不至于那样啦!心爱的北斗前辈,我是很喜欢北斗学长,那完全是因为部长你太会折腾了好吗!杏学姐友没什么时间来部里……能够在部长你的折腾下救我的只有北斗学长好不好!自我满足……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感到开心如果算是自我满足的话……那可不是一丝的……”最后的话语,声音瞬间小了下去,自己在说什么啊,变态假面不是都说了是假设吗,哇呜这样像是暴露自己心思的话!

        ……

        为什么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变态假面你说句话啊!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日日树涉开口了:“呼呼呼,友也君!你这段发言就像是在说喜欢我一样,看来稍微需要加强点国语练习了呢♪”

        ……啊啊这个人,明明已经明白了吧!在退缩些什么啊……不知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无奈的拉住人的领带,让他低下头,用嘴吻住:“谁需要国语练习啊!就是这个意思,我喜欢你,变态假面!”

       “真是大胆的小兔子啊……”发出了不明所以的感叹,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击穿了最后一层保护膜一般,带着些复杂的涵义,“已经知道了的友也君,还需要我亲口说出心意吗?”

        看起来非常不想说出口啊这个人!但是不是什么害羞,感觉他还是在担心说出口会将什么打破,在害怕什么一样……

        一瞬间想了许多的真白友也,直视着那双紫色的双瞳:“就请你回应这句吧,部长……日日树涉,我爱你。”

        “……这可真是……”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成长成如此了呢,友也君?

       日日树涉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这儿的回应是……我也爱你哦,友也君♪”边这么说着,边露出了笑容,发自内心的,柔和的笑容。

        被这个笑容给诱惑到的真白友也,吻住了那双柔软的嘴唇,并试探的用舌头挑开对方的双唇。青涩的不熟练的吻,却让两人都脸红心跳。

        “看来是初吻呢,友也君♪”

        “你,你才是,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

        “呼呼呼,吻戏可是演戏所必备的哦!友也君你还有的学呢~唔……小~处~男~”

        “哇呜!你这个家伙,说的和你不是一样!”

        “哦呀,你怎么能肯定我就是了呢♪”

        “…………你就继续逗我吧!”

        “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友也君的进步真是大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门外

         “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杏,我们应该可以直接回去了。”

end

继续宣群,给友涉比心,群号码:517368752